莳心小站

撒一把心灵的种子,种在心上,静待花开……

 

青春如火,生命如歌(part 4)

华文学会会员不只能写善演还能辩。当年,全怡最大型的华文学术比赛,乃改制英校安德生中学华文学会主办的全怡中学华语辩论赛。每一年,我会皆派队参加。没有网络资料,没有名师指导,也缺乏技巧的传授,当年,敢于站在台前大发伟论,全凭一个“勇”字!我在中五那年也组队参加了比赛,结果初出茅庐的我们竟然过关斩将,打入决赛圈,与圣母女中对垒。初赛、复赛圈,我们都是自己写稿自行训练,到了决赛圈,为了提高胜算,唯有在最后一分钟紧急寻求王介英老师的协助,而老师也二话不说地赶来给我们提供资料。想起来,那还是成为华文学会领导层以来,第一次向老师求助呢!那一年,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战,赢得冠军,队员洁华还获得最佳辩员奖。虽然和现在的辩论队比起来,我们当年的表现可能贻笑大方,只是,每当看到我今日的学生参加比赛还要老师改稿写稿甚至亲自督促,总不禁为当年我们的自立自律而喝彩。而今,老家的书橱内还摆放着当年的战利品。奖座外层的金漆已见斑驳,然而,刻在心上的荣耀,依然存下点点星火,在我为自己的前半生作出总结时,它会成为一束流星的光,温热我寒冷的心房,抚慰我:即使只是那么一瞬间,我也曾经燃烧过。

 ccf20060827_00007.jpg

当年的冠军队伍,好不风光!

 
那个年代,我们都很喜欢办交流会,也常参加外校办的交流会。交流会上,大家呈献节目,或唱歌或演戏或相声,也有玩些类似大风吹等现代学生看了都忍俊不住的游戏。主办或参加这类活动,志在结交更多朋友,为学习生活增添更多色彩。忘了是哪一年,我跟着学姐们乘搭巴士到金宝培元国中参加该校华文学会办的一项交流会。已然忘记会上的点点滴滴,只是,依然留下模糊记忆的是诗人张树林以木屐作为乐器,敲出充满节奏的韵律,朗唱余光中的《小木屐》。“踢踢踏,踏踏踢,给我一双小木屐,让我把童年敲醒,从巷头到巷尾……”动听的旋律,记忆尤深。日后,当我终于听到唐晓诗唱的《小木屐》时,真的欣喜莫名。后来,姐姐还买到了收录这首歌的一个合集,圆了可以时时聆听的心愿。在同一个聚会中,我也首次听到新加坡才子梁文福的《写一首歌给你》,唱歌的是与我年龄相仿的美丽女子——吴结心,一个散文写得很好的才情女子。后来,恋上梁文福,购买他的书收藏他的专辑,也是因为这一次交流会的机缘巧合。其实,当时的金宝是文学重地,由温任平领导的天狼星诗社栽培了不少马华诗人,来自怡保的我们有机会沾一点边,实获益匪浅。记得有一年姐姐还跑到老远的金马仑山上,出席天狼星诗社的文学营。当年,我错过了这趟文学之旅,只不知道姐姐又记得多少?除了交流会,我们也是逢文学讲座或生活营必出席,并且真的经历过星空下弹吉他唱歌的浪漫情境。而今,身处学府十多年,我不曾看过学生办文学营,也鲜少看到有单位主办文学讲座,回想起当年的激情,不禁慨然于今日校园文学风气的低落。只是,这把曾疯狂燃烧着我的心灵的火炬,却早已冷却在磨人的生活压力下,徒剩一点点蓦然回首时的怅惘……

 ccf20060827_00008.jpg

到培南独中参加学海交流会,

右一是我,左二是姐姐。

Filed under : 笔耕园地
By 幼婷
On November 7, 2009
At 2:18 pm
Comments : 0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Comment SPAM Wi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