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心小站

撒一把心灵的种子,种在心上,静待花开……

 

忘记

 

怎样的人生,才算作圆满无憾呢?撇开成就功业、造福人群等一般人的标准不谈,我想,当一个人在行将就木时,脑海中想要记取的,比非得遗忘的来得多的话,可算是不枉此生了吧!因为,这个人的幸福,比痛苦多。
 
我不是清心寡欲的人,对人生自是有所期盼、有所希求。然而,庆幸的是,已过不惑的我,任何时候站在昨天和今天的分界线上回顾,总是值得回忆及记取的,比想要遗忘及埋藏的多。也许是上天有意眷顾,除了丧父丧母是为最痛外,人生至此,还未经大风大浪,所以笑的时候总比哭的时候多。回溯过去,没有所谓锥心之痛,又何来急须忘记的苦涩回忆呢?纵是痛如丧父丧母,也因为两老能安详往生而欣慰。这并非需要忘记的伤痛,反倒是那紧闭双眼的脸容,更该铭刻于心,因为那是我最爱的人最后的容颜。
                  
所以,我这一生,要记取的回忆,要铭记的脸容,应该会很多吧!可是,时光——这个生命的刽子手,除了杀人不眨眼,还专喜欢夺取别人的记忆。当你开始到处翻箱倒箧寻找正挂在衣领的老花眼镜,当你开始必须写下一张张的小纸条来提醒自己今天所要完成的任务,当你……于是,你知道你将慢慢失去一个叫作记忆力的宝物。而忘记,则成了你不弃不离的伙伴,直到你呼出最后的一口气!
 
有人说,女人的记忆力比男人衰退得更早,尤其是生育过的女人;因为女人每生一个孩子,都须注射麻醉药,而麻醉药将影响记忆力。我没有问过男性或单身的女性朋友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记忆力在衰退中,所以无从证明以上说法。只是,我敢确认的是,不管是否曾注射过麻醉药,到了像我这样的年纪,记忆功能必定会逐渐衰退。
 
于是,我和近龄的同事,开始了咱们的小纸条生涯!不管是要回家或需到校处理的任务,我总是写在小纸条上,再放进每天必打开的铅笔盒内,提醒自己。我有个同事大概不常打开铅笔盒,则把纸条塞进装水壶的袋子里。更曾有同事把到校后须紧急处理的任务写在纸条上,再钉在手提袋外面,令人莞尔。总之,为了害怕遗忘,大家无所不用其极。我就曾经在桌上一个装学生练习的盒子外,贴上写着大大个“鸡”的小纸条,那是为了提醒自己早上从巴刹买的一只鸡,正冷藏在办公室的冰箱内!然而,这却不是万无一失的良方,因为,有时候竟然忘记自己写过小纸条呵!
 
幸好,到目前为止,忘记的只是一些琐碎小事。为了教名句而背起来的人物生平、典故出处,隔天还可以一字不漏的讲述出来;校方交代的重要工作,不只没有忘记,还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信用卡的卡债,还能每个月准时摊还……我想,有时候,责任心是挽回一个人逐渐衰退的记忆力的其一良方吧!因为责任形同压在心间的磐石,唯有早日完成方能如释重负,而这样的重担必将时时提醒自己有任务待办,又怎会轻易忘记呢?由此推论,有时,责任在身未必坏事一桩,尤其在记忆力下降的年纪,除了有助于挽回记忆力外,更显示出自己的价值,可谓一石二鸟,故而实不必为了自己比别人劳心劳力而自怨自艾!
                    
只是,身为教师,一直觉得很抱歉的是——我无法记得每一个学生的名字。我可以记得班上学生的名字,可是很多时候却不认得他们的脸。这是我一直深觉惭愧的事。今年的学生尚且不记得,去年的、大前年的,更不用提了!除非,那个学生很特出,或者异常顽劣,否则大部分乖巧寡言的,要记得他们的名字,对我而言是一大挑战。所以,毕业后回校探望我的学生们,原谅我无法叫出你的名字,甚至不记得你毕业于哪一年,曾就读哪一班。日后,如果我们在街道上相遇,请你先叫我一声,因为我可能老眼昏花,已然忘记你的容颜、你的名字。只是,我相信,我不会忘记的是——你们,都是我生命中璀璨的五彩笔,曾经为我绘制出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回忆……
 
 在网络上读到一首关于“忘记”的诗,诗云:
 
  忘记了过去的事
  比死去有意义
  没有可牵念
  没有可想念
 
我不知道别人的生命中,是不是因为有太多悲苦,所以总是想要遗忘;然而,在走过的人生路上,我却迫切地希望能掇拾更多的回忆,好让我在遗忘更多之前,尽量去回忆——回忆那些给了我美好人生的人,回忆那些曾经让我流泪却又同时让我成长的事。
                     
我想,人生正是因为有喜有悲才得以圆满,因为,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所以,不要害怕苦难,也不必刻意去忘记它。当云过风清后,你会笑着去回忆——那,正是你成长的见证!
 
幼婷完稿于18-9-2010晚
Filed under : 笔耕园地
By 幼婷
On September 18, 2010
At 9:11 pm
Comments : 2
 

2 Comments for this post

 
September 19th, 2010 at 6:35 pm

有些人是会被人忘记的,而有些人是会忘记人的。
做善事的人,都一定被人遗忘,不被遗忘的,不是沽名钓誉的,就是他真的是大善人,名留青史。
时间是可怕的刽子手,可是有些时候,身为万物之灵的人们也是需要时间来让周遭忘记该被忘记的事情。有些事情发生了,不能解决,那就唯有靠时间来然人们淡忘。这时让我想起 子敏的“明天哲学”.所有事情都会在明天解决的!
所以有些人的记忆,不是会忘记,而是选择性地去记得或忘记。不过那都无所谓了,只是有些记忆,是完全不能被磨灭的,那么,攸关记忆力的事儿吗?

 
 
May 11th, 2011 at 11:39 pm

赞成老师的话。不明白为什么人总要把过去遗忘。难道过去真的如此不堪吗?。。
“过了就算了”这句话,虽然常常会听到。一笑置之。。
我爱 回忆。。=)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Comment SPAM Wiper.